日本文化输入

至今目力所及,日本文化输入的内容大致涵盖几点:

  • 建筑设计,日本一大批建筑设计师突出的特点是善于著书演说。著书主要目的,一是能传达和阐述自己的设计思路,另外则是可以积累已有的设计作品进行传播,为潜在雇主提供选择的可能性,更有甚者,安藤忠雄著书,更像是喊出自我认同感和自我激励精神;
  • 人文设计:书籍装帧、字体、生活物品、品牌等等。尤其是设计项目中的维度交叉,例如伊东丰雄的岐阜媒体中心项目中,还需要布类图形设计师的分工配合;
  • 美的理论研究、日本历史文化,前者如黑川雅之;后者如司马辽太郎、陈舜臣;
  • 心理学、国民社交规则:日剧、动漫。

日本文化无非何种类,一般都会极其深入,或狭窄到一定高度,成为区域小众人群精神共识;或批判性极强,在批评方面创造高度。

在待人、为人的精神状态,相对于英国人更为独特。即社会群体中,彬彬有礼,对他人的感受照顾有加,服务业尤其是这种精神特质再现;这种特质反过来,又钳制了创新和突破的力度。像前文所说,著书的设计师,在某个区域的设计研究可谓顶尖,这是一层功夫;另外一层功夫是打破社会的共识评价体系,无视某些固有的规则,去创造性地重复、放大这种反叛的态度,如安藤。

后者的打破规则特质,让我想到另外一个细节。在《大留学潮》书中,作者统计了近代中国留学日、美、欧、英的人群,发现留日的人群多激昂、激进,留美的进入政局、教育界人士较多,留欧人士经济相对困难人士较多。激昂的形成原因,除了不断遭受到的社会歧视外,大概还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生命无力感驱动。

除了这些,我输入最多的日本类物品就是日本拉面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