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定义任何事

强迫自己把各种思索的细节表达出来,像是在做拼图游戏,拼图碎片是既聪明又愚蠢的对世界的看法:

吃生鲜会给人以食物链顶端的错觉 ​​​。2018年10月26日。一边双手并开剥开鳌虾一边蹦出来的想法。

当完全没有交集的人群在同一时间点,都指向了一个关键字信息,怀疑社群关系中是不是有套关键字算法的机制在起作用……要么自己刚好站到了一个交叉的路口,要么自己是站在一个信息的洪流中……。 ​​​​2018年10月24日,命题是一直感兴趣的传播机制。

占星和八卦是两套试图解释世界秩序的逻辑探索,他们朴素的出发动机和现代科学也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后者更容易证伪。 ​​​​2018年10月18日。——建立逻辑关联是一件毫不费力的事情,看似不关联的事务放在一起就会产生一种对比的戏剧感。

成就感往后退一点,就是通过肯定存在的独特性来印证并创造存在意义,万物随机解构了成就感。 ​​2018年10月14日。——人人都在追求成就感,在追求自己存在独特的意义来肯定自己,这是强化存在意义的动力源泉。万物随机是建立在更宏观的视角去看人所经历的或者所见到的事情。

画家是基于个人体验的滤镜。2018年10月13日。得出这样的想法,可能是对别人类似想法的复述,但对我来讲驱动点在于得知了莫奈晚年重绘的睡莲由于他眼睛的问题产生了更多模糊的画作产出。

书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救济品。2018年9月1日。在某个书房遇到的架子,用英文字体写的救济品的样式。

反脆弱,这个词语,把那种粘连不断的容灾状态和持续变化(可能非常大)的生存成长能力给表现出来了。反脆弱是包含强壮属性的更大集合。2018年8月31日。看了《反脆弱》书籍的内容简介。

对于只会趴着移动的孩子,学会用脚走路和学会倒立走路的路径是一致的。2018年8月29日。在学习某个新技能的时候想到学习路径和学习曲线这件事,又映射到人最初的时候的学习路径。

通常智力上的快感跟美感会距离很远,美感和更强关联度很低。 ​​​​2018年8月21日。看完一篇讲理科天才零审美的文章感受。但明显偏颇。

重复听某个时间节点前的播客也有惊喜:好像之前从来没有听过一样。 ​​​​2018年8月21日。重新听《IT公论》有感。

凯撒大帝和司汤达分处男女体验目标两个极端,前者名言: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后者墓志铭是:他活过,他爱过,他写过。
前者极度在意人外向与世界的隶属关系,拥有是最自豪的情感体验;后者更注重内在体验,创造和深维度情感体验是最在意的。
侧面理解波伏娃《第二性》。最近看的日剧《双重幻想》表现了但是没讲明的,就是聚焦在这块区域吧。现在回想剧情设置,多次出现司汤达的台词、书、图像,甚至还出现了原版法文版的《红与黑》。2018年8月8日。《忽左忽右》有期节目推荐这部日剧,于是迅速拿来看了,得出了一点男女在对感情的需要和认知的区别。

沙拉是饵料。 ​​​​2018年7月4日。满嘴沙拉时有感受,自己像是被沙拉这个鱼饵勾着,欺骗着味觉,嚼碎咽下不怎么好吃的生菜叶。

仰面睡姿是人进化过程中筛选出来最有利于生存的休息姿态,后背(地面)是极小概率的威胁来源,在保证监听四周动静的同时保证随时逃跑到任何一个方向。洞穴是升级版的生存休息方案:拿逃跑的便利程度换取了更少的威胁来源。2018年7月20日。午睡时躺卧变换时候突然想到远古时期的生存习惯对现代人的行为的塑造。

晚上公园的感觉是,毛茸茸的暖洋洋的雾蒙蒙的。2018年6月25日。当晚心情很好,在奥森散步,月色模糊,空气湿润。

阅读行为:当过快猛推用户的关注兴趣点,容易让用户产生被看太透的被侵犯感;推荐内容和随机内容3:7时,用户会觉得满意并产生产品及格的认可感;比例调整为1:20时,也许会造成一种算法不对的错觉,和一种偶然找到想要的信息的惊喜感。2017年11月28日。在想产品的设定如何会激发人的反应,以及如何去做一款更柔和、更小侵犯度的阅读产品。

苹果富含多种人类可吸收的营养成分,那苹果算是大自然打包好的营养补充包,外在形态和对味觉、嗅觉的刺激是以「苹果」这种概念来呈现在世人面前。2017年11月12日。典型的重新定义、重新解读老事物,来获取一点点解构后的新鲜感。

好像看到一轮又一轮的重复对同样的老需求提出不同时间点的解决方案。时间点即是版本号。2017年10月23日。互联网中产品无穷尽,总会有各种产品撞车,这是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产品影子之后的感受。

金凯瑞说地都很对啊 ​​2017年10月14日。看了金的一点报道,说他患了抑郁症,重新开始学习绘画,质疑喜剧无价值,质疑人生无意义。说了什么不记得了,只是觉得是人都会突然来那么一下被锤机灵的一刻,抽离到上空,然后再回到大地。

再往前翻,就没有更多的思索了,他们沉寂到了无垠的思绪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