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强度、翻译炫技

最近一直调整身体的运动强度,最低会把苹果的运动环刷满。带来的结果是今晚打满两个小时的羽毛球,原来通常会产生的疲惫消失了。这个结果得益于逼迫自己增加后的运动量。

每周逢偶天数的2个小时健身房游泳、高强度肌肉训练,周四晚上的羽毛球。记得哪本书上说身体的适应力弹性很大,如果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长期以往的结果是身体会顺应产生抵抗当时强度的机制来。

下午昏昏沉沉看完《刺杀骑士团长》,豆瓣上对林少华的翻译争论压过对全书的讨论(莫名其妙)。翻译工作难做,要时时忍受着不抢作者风头的欲望,也要时时忍着不做过多理解阐述的欲望。相较于雅,翻译者能做到信和达属于基本素养,雅做过了,炫技的风头会压过原作者。大概林译版的问题就属这个类别。

如果译者的工作习惯一直都是压着原作者,那形成的,是翻译者的版本,而非原版。忠于原著且放在当时的阅读环境和习惯的翻译,是最要忍住寂寞的行为。

漫威电影的院线版之前曾出现过一个受人吐槽的翻译,原因是翻译后的台词中出现了大量当时流行的语言梗。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会觉得惋惜大于赞同,原因我想是都希望作品能抗衡时间久一些,不会太过于沾染到转瞬即逝的语言梗。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隔了几年后再看这些语言梗,无异于吃饭吞了苍蝇,喜欢全变成了恶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